歡迎訪問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官網!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學者 > 學人風采 >    
學人風采——胡迎建研究員
發布時間:2013-06-08 00:00 作者: 點擊:9781

胡迎建,1953年出生于星子縣,祖籍都昌縣。1981年畢業于九江師專中文系,曾任星子縣政府辦公室秘書,1983年任縣志辦主任、《星子縣志》主編。1985年考入江西師大,師從胡守仁、陶今雁、朱安群先生學唐宋文學。胡守仁先生教韓詩,他自己作詩拜倒在韓黃兩家下,其詩集名《拜山樓集》;陶今雁先生教杜甫詩之章法,以為若作詩須從杜詩入;朱安群先生講唐宋詩之比較,使他明白宋詩為唐詩一大變,而變之樞紐即在杜甫開創的變調,以韓愈為接力棒,力破餘地,将盛唐餘地開拓。


胡迎建主要從事古籍整理與研究、唐宋文學、近代文學三大塊研究,亦涉獵江西古代哲學、曆史領域的研究。學術上主張由博返約,選好自己的研究領域。


在古籍方面,胡迎建認為要努力尋找新的資料。1988年他所作《宋墓出土的宋版邵堯夫詩集兩種》一文發表在《文獻》雜志上,此文以明版書籍對勘,運用平仄格律來辨識異文的正誤,列舉60餘條,輯佚詩40首。北京大學編《全宋詩》中的《邵堯夫詩》,亦因見胡迎建的這篇文章而尋此版本以校勘。以後程千帆《校雠通義》(獲第四屆國家圖書獎)引用他這篇文章其中的六條,以說明校勘學須具備這方面知識。2011年,由江西美術出版社社将胡迎建寫的論證材料向國家古籍整理規劃小組申報2011年國家古籍整理規劃項目成功,由他精心校注出版。


胡迎建曾撰有《試論四庫全書總目歸類之得失》、《江西先賢著作刊刻述略》、《江西先賢著作的珍貴彙編—兩種〈豫章叢書〉》,參編《兩部豫章叢書題記》,完成史部内容,又應《中國典籍與文化》而作《江西先賢著作刊刻述略》一文。他還參加《二十四史全譯》中的《南史》部分翻譯,撰文發表中華書局出版的《南史》在标點方面的錯誤,今年中華書局《二十四史》重校本辦公室仍向他索求此方面稿件。并參加《全宋詞釋注》等工作。


1992年,周銮書、姚公發起編撰《江西古文精華》叢書十卷本,胡迎建是當時最年輕的編委,并從事一些實質性的工作,他獨自完成《遊記卷》,與人合作完成《詩詞卷》。


1994年初,胡迎建與江西人民出版社策劃編輯《江西名山志叢書》十種。從選題、凡例到前言後記,付出不少心血。他點校注釋吳宗慈《廬山志》,該書出版後,又重印過一次。在《廬山志》基礎上,他廣征有關廬山的碑刻摩崖照片,增補遊記三十餘篇,編為《廬山詩文金石廣存》出版。  


胡迎建治學的方向主要在宋代文學與近代文學兩端。宋代部分,諸如樂史、晏殊、歐陽修、李觏、黃庭堅、楊萬裡、陸九淵、朱熹、劉辰翁乃至辛棄疾、陸遊等人物,他均撰有論文。其中有多篇論文研究歐陽修、朱熹、辛棄疾,于是被聘為中國歐陽修研究會常務理事。對于朱熹,他則寫有專著《朱熹詩詞研究》一書出版。


    胡迎建治近代文學,則也因興趣所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有一部《江西曆代文藝家大全》問世,然胡迎建查找近代詩人,所獲甚少,因為此書收集人物主要采自各縣縣志,而此批志書絕大多數修于同治年間,光緒以後詩人多付諸阙如。為彌補這一缺陷,撰寫《近代江西詩話》,搜集一大批詩集。1997年,胡迎建申報國家社科項目“民國時期舊體詩研究”,即從近代詩的研究下限延展至1949年。通過對民國時期詩作的搜集、挖掘、整理與研究,撰著《民國舊體詩史稿》(江西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此課題填補這一領域空白。中山大學黃修己教授編《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史》、中國社科院文學所重編《中華文學通史》,均請他寫舊體詩一章。


當年搜集近代江西詩人的過程中,胡迎建便決定以陳三立為代表的同光體贛派作為研究重點。1994年還曾操辦過陳三立研讨會。2006年我申報國家社科項目“陳三立與同光體詩派研究”獲通過。曆經五年完稿,書稿将分為《陳三立與同光體詩派》《同光體詩派研究》兩書由兩家出版社出版。


胡迎建說,他是幸運的,其工作與個人興趣是一緻的,一直以咬老菜根、坐冷闆凳、做熱心人來自勉自箴的。1998年自訂“千百十工程”,即此生要作千首詩百篇論文、十本書,現在基本達到目标。多年來,科研成果考核量均進入院前十名。


胡迎建的治學體會是:一是找準自己的立足點,作掘坑式的研究,待有點深度,再把坑打大一些。他以江西文史研究為他的安身立命之所,然僅若此則視野不能開闊,也無多少影響,故采取“立足江西,面向全國”之方式。二是打通文史,以文學研究為主,兼及史、哲。三是集中精力,全神貫注,決不拖拉。四是魚與熊掌難以兼得,有所不為方能有所為。同時,必須耐得住寂寞,坐冷闆凳,不慕榮利浮華。


胡迎建于43歲生日時作詩雲:“市海藏身自在天,偏将校注誤華年。苦吟豈是求名世,宏論慚無欠立言。江闊來朝租艇渡,春深何處看花妍。卻從四壁缥缃裡,今古詩心試鑿穿。”49歲初度,賦詩明志雲:“傷逝誰能拽日車,人生未可計赢輸。詩情感事吟千首,學海潛心占一區。杖履尋遊名勝地,青春偏嗜線裝書。望空莫羨淩雲士,信筆塗鴉暇有馀。”此年他蒙香港大學終身教授、國學大師饒宗頤惠贈詩文集,他步其一詩韻雲:“早年艱勞作,偷讀遣愁日。半生斫樗材,行年迫五十。夙癖吟詩苦,鬓發星星出。儉腹愧才疏,忍看駒過隙。新遷高知樓,環境迥異昔。從不慣逢迎,治學慚占席。未改好奇心,搜書列滿壁。”他的治學一二心得,亦寓此三詩矣。然所為皆邊緣化之小道,聊以自慰而已。


胡迎建除研究詩之外,也愛好作詩,以為研究詩而不作詩,終究是一遺憾。所以他在拙集《湖星詩集》自序中說:“研詩與創作,猶如車之有兩輪,相輔而成,不知作詩之甘苦,論詩終如隔靴搔癢,難抉其奧,又何以尚友古人。”研讀古詩,不僅是為了寫論文找資料,而且沉浸其間,可以知人論世,也可為自己作詩提供借鑒。如參加某地研讨會,遊覽名勝,若能以詩紀遊,豈非一舉數得。詩是人的心靈史,他曾撰寫《獨上高樓·陳寅恪》《詩人胡雪抱傳》《一代宗師陳三立》等傳記,都是依據詩集而還原傳主的心境與所處環境。他以為,隻要有一部詩集,就能據此而作傳記。他還關注當代詩壇,在各地詩詞刊物發表過不少詩作,詩集有《帆影集》《湖星集》《雁鳴集》《輕舟集》等。除創作外,也寫過《論當代詩詞的繼承與創新》《論詠物詩的傳統與創新》。《詩詞叢刊》雜志為他特辟“當代詩史”專欄。《中華詩詞》特約他作《新中國成立六十年中華詩詞評述》,台灣《國文天地》刊發他的《大陸詩詞三十年述評》一文。


 


 


 


 


 


 


 


 


 


 


 


(編輯:楊晨)



 




向前已無文章
下一篇:傳承尋烏調查 守護我們的傳家寶


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微信公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