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官網!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學者 > 學人風采 >    
經贛濟民,孜孜以求
發布時間:2013-06-08 00:00 作者: 點擊:10678

每當我們打開電視,總會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擰開收音機,總會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翻開報紙,總會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他頻頻出入于省委省政府,為領導決策出謀劃策;頻頻奔走于贛鄱大地,為地方經濟發展把脈開方;頻頻現身于各類論壇研讨會上,為正确的輿論導向指點迷津。他就是全省著名經濟學家、江西省社會科學院經濟所所長麻智輝。


麻智輝,男,1962年出生,浙江缙雲人,出生于江西省德興市。1984年畢業于廈門大學,進入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工作,1996年晉升為副研究員,2003年晉升為研究員,2012年競聘為二級研究員。現任江西省社會科學院經濟所所長,院學術委員會委員,重點學科帶頭人。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中國人民銀行貨币政策委員會咨詢專家,全國宣傳文化系統“四個一批”人才,全國文化名家,全國優秀社會科學普及名家,“贛鄱英才555工程”領軍人才,江西省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人選,省第十三屆黨代會報告專家起草組成員。


主要研究方向:城市經濟、生态經濟、區域經濟。


科技成果:科研成果共計320餘項。出版著作24部,發表論文230篇,其中在國家級刊物發表25篇,核心期刊發表32篇,新華文摘、人大複印資料等轉載10餘篇。完成省級以上科研課題116項,其中國家社科基金課題8項,國際課題5項,省社科規劃及軟科學課題29項。科研成果獲省級以上獎勵36項,獲省級以上領導批示28項。


重要社會兼職:江西省高級職稱評審委員會評委,江西省經濟高級專業技術資格評審委員會評委,江西省國際商務高級專業技術資格評審委員會評委,江西省社會科學規劃課題評委,江西省科技廳軟科學課題評委。


江西省商務廳特聘咨詢專家、江西省發改委特聘規劃專家、江西省國資委特聘規劃專家、江西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廳特聘人才培訓專家、江西省旅遊局旅遊規劃咨詢專家、江西住房與城鎮建設廳特聘咨詢專家、江西省教育廳咨詢專家、江西省安全生産監督管理局咨詢專家、江西省中小企業局咨詢專家、江西省機械設備招投标公司咨詢評審專家、中國人民銀行南昌分行咨詢專家,國家開發銀行特聘咨詢專家。


中國生産力學會理事,中國勞動法學會理事,江西省國際經濟貿易企業協會副會長,江西省經濟學會副秘書長,江西省财政學會常務理事,江西省生産力學會常務理事,江西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學會常務理事,江西省金融會計學會常務理事,江西省能源學會常務理事,江西省稅務學會理事,江西省統計學會理事,江西省環境保護學會理事。


 


  者:麻老師您好,不知道這麼稱呼您合不合适,因為你的頭銜實在太多了,聽說您祖籍是浙江人,在廈門大學學的是哲學專業?


麻智輝:上世紀60年代,中國曾出現過多次移民的浪潮,當時有不少浙江人移民到了江西,我們家就是那時候從浙江省缙雲縣移民到江西省德興市的。我是在1962年出生的,1980年考入廈門大學哲學系,19847月從學校畢業以後,被分配到江西省社會科學院的前身江西省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所工作。不久,這個所與省政府的經濟研究所合并成立了省社會科學院,我也就成了創院的元老。那個時候跟現在可不一樣,記得當時整個社科院隻有區區三十幾個人,我被分到情報所,給當時的老專家們當助手,開始從事經濟研究,自那以後,大學四年的哲學知識再也沒用過,這也是“時勢造英雄”,形勢所迫,1988年被提任為經濟情報室主任。1992年,江西社科院内部調整,我也從情報所調到了經濟研究所擔任研究室主任。雖然有了8年的經濟研究經曆,但畢竟不是科班出身,總感到專業知識的欠缺,内心有一股強烈的再深造的願望。于是,在19999月,我進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财貿系金融專業學習,并于20017月順利畢業。兩年的學習,使我有機會與中國社會科學院諸多經濟大師近距離對話,大大拓展了我的知識面,可以說受益匪淺。


  者:麻老師,您個人除了學習,還有什麼其它的個人愛好嗎?在生活中您的為人處世原則是什麼?


麻智輝:以前不忙的時候,我經常會到南昌市的八一公園、孺子亭公園這些地方鍛煉身體,現在研究任務繁重,工作比較忙碌,基本上沒有時間去鍛煉身體。想想自己個人最大的愛好就是喜歡看看書,但不局限于經濟方面的,還包括小說、各種人物傳記和曆史書籍。


在生活中我的為人處世原則是:與人為善,樂于助人;幫助别人,快樂自己!這些年在市場經濟的沖擊下,人與人之間許多純真美好的東西逐漸喪失,勾心鬥角、爾虞我詐成為常态,一切向錢看成了社會主流。我們學者也不可避免地融入到了這個社會中去,說過違心的話,做過違心的事,但我心中始終難以割舍過去曾經有過的那份純真、那份善良,始終信守“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這一做人準則。

   
  者:您以前學的是哲學,後來怎麼改行學經濟學,而不是往其它學科發展,比如社會學、曆史學、文學、法學等。


麻智輝:學習經濟學對我來講有一定的偶然性,前面我已經講過。另外,經濟學有其特别迷人之處:一方面是因為經濟學本身理論的深沉與微妙,另一方面是因為它對國家、區域發展影響十分深遠。年輕的時候我也曾沉醉于各門學科,深覺哲學乃科學之科學,于是大學選擇了哲學專業。大學畢業後,領悟到經濟學的偉大之處,于是,我又開始研讀經濟思想史,體會到經濟思想與社會變遷之間有着無比密切的關系。我們知道,使西方國家崛起的工業革命,深刻改變了人類生産關系與社會結構,也促成了亞當·斯密《國富論》的誕生;而《國富論》促成現代經濟學的興起,又反過來左右了二百多年來各國經濟政策的走向。習近平總書記在闡述“中國夢”的時候就說過,每個人都應該有人生出彩的機會,作為知識份子,我們總有一些抱負,雖不敢說要“為生民立命”,但也想為這社會盡一份綿薄之力。因為感受到經濟理論的深沉與微妙,體會到經濟思想對國家社會影響之深遠,因此,我選擇了經濟學研究,雖然經曆了許多磨難與痛苦,但我無怨無悔。


  者:省社科院作為我省的智庫,而您又是我省著名的經濟學者之一,在您心目中,您認為什麼樣的經濟學者才是好的經濟學者呢?


麻智輝:首先,我覺得做一個好的經濟學者比較難,我個人也試着從一些方面努力,我理想中的好的經濟學者滿足兩個标準:一是理清并思索經濟理論與經濟現實的關聯;二是理清并思索市場與政府的關系。經濟現實中的制度安排與社會關系都非常複雜,如果要形成經濟理論就必須簡化經濟過程,剝離出經濟理論中最重要的外在條件(外生變量),作為經濟決策諸項推理的前提。一個好的經濟學者,必須經常檢驗自己采用的理論和推論,然後再用各種計量或調查方法把推得的結論與現實世界比對驗證,再回頭修改以前的假設。在反複的“大膽假設,反複求證”嘗試中,讓經濟理論逐漸貼近現實世界,從而了解經濟理論與經濟現實之密切關聯。


談到市場與政府的關系,人們總是喜歡用“無形的手”和“有形的手”來形容,所謂“市場失靈”,主要是指市場機制在實現資源配置方面存在許多的局限性或缺陷性,因而不能達到帕累托最優,不能實現預期社會經濟目标。“市場失靈”是主張實行政府幹預的強有力的理由。所謂“政府失靈”,主要是指政府的政策幹預措施不能實現預期的調節市場的作用,在某些條件下,甚至導緻比“市場失靈”更壞的結果。“政府失靈”是主張實行更為徹底的市場經濟的基本依據。市場與政府的關系一直以來都是學術界争論的焦點,從亞當·斯密《國富論》的經濟完全自由化,政府充當好的“守夜人”角色,到凱恩斯的論證市場不能自動調節,到新古典學派論證可預期的政策必然無效。我們回到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曆程,政策與市場在不同時期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隻是因為外在條件和制度演變等複雜因素,兩者的力量有所側重而已。我們學者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在試着平衡這“兩隻手”的關系,堅守一個知識分子對社會應盡的責任。


  者:老師,您剛剛談到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您覺得經濟學者的社會責任是什麼?


麻智輝: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在黨和國家的工作重點轉向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後,經濟學工作日益顯得重要,經濟學者的隊伍也越來越大,并得到政府、社會和企業的尊重和認可。這對于經濟學者來說,是英雄有用武之地的機遇。然而,經濟學者也應當意識到自己擔負的社會責任,我覺得經濟學者的社會責任可以概括以下幾個方面:


其一,為經濟建設出謀劃策。經濟建設是全黨、全民的大業,經濟學者更應當以此為重任,在其宣傳、教學及理論研究等活動中,都不能離開經濟建設這個中心。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理論發揮着重要的作用,無論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從國有經濟到混合經濟,還是從單純的按勞分配到按勞分配與按生産要素分配相結合,都離不開理論對實踐的指導。為了實現中共十八大提出的“兩個翻番”目标,經濟學者要更加傾心于經濟建設,努力做好黨和政府的參謀團和智囊庫,繼續出謀劃策。


其二,為經濟形勢适時預警。在中國經濟轉型發展過程中,經濟學者應當居安思危,保持憂患意識,經常分析經濟形勢,作出經濟預測。特别是有些地方政府部門出于政績偏好,誇大正面效果,回避負面影響,以緻出現片面追求速度而忽視經濟質效,重複建設、投資饑餓而導緻經濟過熱,行政分割而拒絕區域整合等問題。對于這些經濟問題,經濟學者要敢于直言、發出警示;若甘當順風派,一味趨附,那就是渎職和不作為了。


其三,為弱勢群體伸張正義。在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的過程中,必然會出現一些陣痛。随着貧富差距擴大,兩極分化日趨嚴重,社會階層矛盾不斷湧現,特别是表現在資源分配上的不均。弱勢群體擁有較少或者沒有權力資源、财富資源和知識資源,經常處于無助的狀态,為了平等公平和正義,經濟學者應當關注弱勢群體,傾聽他們的呼聲,通過調查研究,關注這些群體在住房、醫療、教育、保障、就業等民生方面的渴求,為他們鼓與呼。


  者:據我所知,江西省社會科學院作為全省唯一從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和經濟社會發展戰略決策咨詢的綜合性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機構,人才濟濟,教授博士就有100餘人,不乏北大清華複旦畢業及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國世界名校畢業的海歸,您作為半路出家的學者,為什麼能脫穎而出,成為享譽省内外的知名專家,其中有什麼奧妙?


麻智輝:沒有什麼秘訣,還是那句老話:天才來自勤奮,一分辛勞一分才。一方面,虛心向我院老一代經濟學專家學習,不恥下問;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有那份對社科研究事業的熱愛和執着的心,要像熱愛自己的親人那樣熱愛自己所從事的事業,滿腔熱情地投入到每一天的工作中去。不求名利沉下心來做學問,要有那種“闆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寫一句空”的精神,耐得住寂寞,下得了苦工,而不是急功近利、急于求成。工作着是美麗的,但也是艱苦的。在省社科院的前20多年裡我就是這樣在書海中度過,每天學習工作10小時以上,從來沒有在夜晚12點以前睡過覺,默默地積累着自己的知識能量,厚積薄發。我想,隻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每個人都會有成功的一天。


  者:您在江西經濟研究領域已經辛勤耕耘近30年,碩果累累,著作等身,提出的不少意見建議被省委省政府采納,為推動江西地方經濟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在這方面能不能給後輩介紹一些經驗。


麻智輝:經驗不敢說,談一點體會。我覺得要準确地為領導決策服務,必須做到三點:第一,時刻關注黨的方針政策,了解國内外經濟形勢,把握正确的輿論導向;第二,深入基層調查研究,掌握最新的地方經濟動态,為此,我一年最少都要走20-30個縣市區,并走遍了11個設區市;第三是要在理論上勇于創新,敢于提出自己獨特的觀點。近幾年來,我之所以在應用經濟研究中取得了一點小小的成績,就在于此。我在全省第一個提出打造環鄱陽湖城市群,第一個提出在南昌建地鐵發展地鐵經濟,第一個提出在打造區域核心增長極中加快行政區域調整,是省社科院關于建議申報“環鄱陽湖生态經濟試驗區”研究報告的主要執筆者之一,參與了《鄱陽湖生态經濟區規劃》的醞釀、提出、讨論、研究的全過程,為《鄱陽湖生态經濟區規劃》上升為國家戰略做出了較大貢獻。


 


 


 


 


 


 


 


(編輯:楊晨)





向前已無文章
下一篇:傳承尋烏調查 守護我們的傳家寶


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微信公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