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官網!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學者 > 學人風采 >    
踏遍青山人未老
發布時間:2013-06-08 00:00 作者: 點擊:8948

馬雪松研究員,研究方向:城市化。主持或參與完成省部級課題20餘項,其中主持完成國家課題2項、參與完成國家課題2項;參與完成世界銀行課題1項。出版專著8部,編著10餘部;發表論文和調研報告80餘篇。獲得省級一、二等獎10餘項,調研報告多次獲得省委省政府領導肯定性批示。


記者:您是專門研究農民工與城市化問題的,您是如何确定自己的研究方向的?


馬雪松:我認為,一個社會學學者,要通過社會責任感發現課題,通過研究提煉課題,通過讀書歸納課題,這幾點結合在一起,就能比較好地抓住社會熱點問題。比如,我調到社科院來,第一個省級課題就是《京九沿線小城鎮建設》,在小城鎮建設研究中發現農村剩餘勞動力轉移問題,繼而又發現農民工問題,我從小城鎮研究擴展到農民工流動研究,再擴展到城市化問題,把農民工流動與城市化關系聯系起來,擴展為農民工流動與城市化問題研究。正如夏漢甯研究員所說,要把專業當做信仰,這非常重要。一個學者如果沒有穩定的專業方向,是出不了成果的,如果不把專業擴展,視野不開闊,也是出不了成果的。我1995年研究的“京九沿線小城鎮建設研究”省級課題,獲得原江西省省長舒聖佑同志的批示,被省建設廳采納,為此而撰寫的文章《農村剩餘勞動力轉移與小城鎮建設》,第一次參加中國社會學第6屆年會就獲得了二等獎,這都跟穩定的專業方向和調查研究有關。


我是半路出家,克服了許多弱點,大學畢業後做了4年中學教師,在教育行政部門又工作了5年。1990年調到省社聯,在省社聯工作了4-5年,1995年院會合并,才到了省社科院社會學所。到社會學所工作2年後又到了贛文化所工作10年,在那裡編輯出版了《贛文化全書》、《江西旅遊文化叢書》和《江西古文化叢書》等等。中間有這麼多曲折,耗費了大量的時間與精力。當然,研究贛文化也對社會學研究有所幫助,文化也可以放到社會學研究中,我有兩項社會學國家課題,1999年的“特大洪災與社會控制研究”和2005年的“農民工問題與和諧社會建設研究”都是在贛文化學所工作時立項的。


 我認為,一個社會學研究者要堅持自己的研究方向,要堅持到基層調查。我們那時候的調查都比較辛苦,1996年我們十幾個同志在流坑做調查,一住18天,自己買菜做飯。所以,要不斷地圍繞專業方向,擴大研究視野,研究視野不能離開自己的研究方向,隻能更專、更廣。所以我才能從“小城鎮”研究到“農村剩餘勞動力轉移”研究,到“農民工”問題研究,再到“城市化”問題研究,才能出成果。


 


記者:您剛才說社會調查對社會學研究非常重要,但又比較辛苦、調查也比較難,您是如何堅持做調查的?


馬雪松:從事社會學研究,堅持調查,堅持到基層去,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方法。每年我都要到十幾個縣去調查。比如,2008年底金融危機爆發後,2009年初,我們調研了15個縣,在一個縣選擇兩個鄉鎮,一個鄉鎮抽3-5個村,那次調研的覆蓋面比較廣,對返鄉農民工進行訪談,實際了解返鄉農民工的人數、情況、情緒和今後的打算。我們到農民工家裡,一家一家訪談,聚的人越來越多,他們都在談自己的想法。通過調查,我們得出的結論是:盡管金融危機後,有大量農民工返鄉,但他們仍然會出去找工作,對社會穩定不會有特别的影響。這與當時主流媒體的聲音不一緻。當時,我們用專報的形式呈送省委,給正在參加全國“兩會”的省領導提供了參考。實踐證明,我們的結論是正确的,農民工返鄉不會對社會穩定造成很大的影響,他們過年後最多是晚幾天外出務工,大部分仍然會外出。這裡有一個原因,農民工現象本身就是市場機制在發揮作用,農民工返鄉也是市場機制在起作用,不會給政府帶來壓力。他們都是經過市場經濟錘煉的。


通過調查,得到了真知。社會管理創新也是要到基礎去調查,包括老齡化問題等等,都要做調查。比如我們在做老齡化問題研究的時候,走訪了南昌市東湖區養老中心、胸科醫院對面的社區養老機構和豐城縣養老機構,不去就無法了解情況。“踏遍青山人未老”,為什麼人未老,因為我們的事業是長青的,我們的團隊是年輕的。希望有志于從事社會學研究的人,一定要堅持調查。


我有兩篇發表在上海《社會》的文章都是在調查的基礎上寫出來的:一篇《正在悄悄變化的農村人名——一個村的人名調查》,是根據流坑調查寫出來的;另一篇《小太陽的錢袋子》調查了小學、中學,搞了幾個年級的問卷和個别訪談。不調查,很難在重要的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在《城鄉建設》發表的幾篇小城鎮研究文章也都跟調查有關。要出成果,必須調查,搞社會學,一定要深入實際,這是社會學的基本功。


 


記者:您作為社會學法學研究部負責人,社會學研究所所長,同時還兼任社會調查所所長、社會學法學研究部黨支部書記、院機關黨委委員、院學術委員會委員,以及中國社會學學會常務理事、江西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理事、江西省社會學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江西省雜文學會副會長等社會職務,您是如何安排自己的時間的?


馬雪松:兼職較多,說明領導和同行對自己的重視和尊重,當然也要付出時間,做出犧牲。所謂夜以繼日,這其中有兩個原因,一是養成習慣,我喜歡晚上工作,是自己已經養成習慣,一種生活習慣,對學術的追求已經成為我的生活習慣,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二是有時晚上不加班工作就做不完,特别是那些有時間性的任務,不能拖别人的時間,要有時間概念,要守信。當然,熬夜不是好的習慣,要養成早睡早起的習慣,這可能到退休後才能調整過來。


 


記者:請您作為一個科研前輩,給年青人一些做學問的意見和建議。


馬雪松:我年紀已大,快退休了,培養年青人是我的責任。比如社會學所有位年青科研人員在申報省民政廳重大招标課題時,我和鄧虹主動作為課題組成員,而讓那位年青人擔任課題組負責人,這樣的課題組成員構成,使課題成功中标。


希望每個年青學者都有一個比較明确的研究方向,不能東一榔頭西一棒子,處理好“專”與“博”的關系,先“專”然後“博”,在“博”的基礎更好的“專”。2012年院主辦的兩次學術沙龍, 第一個《把專業當做信仰》,第二個 《讀書的方法和境界》,學術沙龍安排上也體現了培養年青人的意圖。


 


 


 


 


 


 


 


(編輯:楊晨)


 



                


 




向前已無文章
下一篇:傳承尋烏調查 守護我們的傳家寶


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微信公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