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官網!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學者 > 學人風采 >    
傾心于兩宋文學 孜孜以創新求變
發布時間:2013-06-08 00:00 作者: 點擊:9648

夏漢甯先生,1958年出生,祖籍湖北崇陽,現任江西省社會科學院文化研究部主任、文學研究所所長,兼江西省文藝學會常務副會長、江西省古代文學專業委員會副會長、江西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江西省社科院宋代文學重點學科帶頭人,二級研究員。


1982年,夏漢甯先生從江西大學中文系畢業後,被分配到江西省文學藝術研究所從事研究工作。從那時起,先生便與宋代文學結下不解之緣,至今算來已有30年了。在這數十年間,雖經曆工作調動、内心動搖等諸多因素,但先生對宋代文學的研究從未割舍,堅守至今。


一路走來,一路收獲。先生在宋代文學這塊園地耕耘數十載,雖清冷,卻也收獲了累累碩果,如《一代文宗歐陽修》(獲省社科優秀論著二等獎)、《曾鞏》(中華書局出版、獲省青年社科優秀論著二等獎)、《新選新注唐宋八大家書系·曾鞏卷》、《閑雅小品集觀——唐宋元文人一百家》、《歐陽先生文粹》(獲省社科優秀論著一等獎)、《宋代江西文學家考錄》、“宋代文化研究叢書”(主編)、“宋代文譚叢書”(主編)等等。從相關學術成果來看,先生的學術研究方向主要是宋代文學、特别是宋代江西文學研究。


回溯三十年的時光,進入先生所編織的宋代文學空間,便能窺探先生為人、治學的些許軌迹。


 


真性情,徜徉于兩宋文學間


 


古語有雲:“知人論世”、“文如其人”。在了解先生的治學道路之前,我們有必要先了解先生的為人。


先生為性情中人。他豪爽、直率,與人飲酒往往一傾而盡,不藏不匿,正因此,常醉,“酒壇”上便也留下先生的一些趣事。但是,正是這種不設防的直爽,為先生帶來了不少摯友。他真誠、細膩,在天山網一篇文章《學術交流把我們聯系在一起》(20091116日)上,新疆社會科學院民俗文學研究所所長、副研究員艾比布拉阿布都色拉木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便說起:2006年他初到南昌參加學術會議,先生專門為他尋找清真餐廳就餐,會議結束後,還在自己家中請專門廚師為他們做飯的事情。直到現在,艾比布拉阿布都色拉木所長都忘不了在先生家所吃的那頓飯。先生便是如此,直率豪爽而又不失細膩柔情,一任于真,不虛僞,不造作。


一代有一代之文學,宋代的社會生活,孕育出了宋詞中的豪放與婉約。在宋詞中,豪放與婉約并行不悖,各呈異彩。既豪放如蘇轼“老夫聊發少年狂”、辛棄疾“道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又婉約像蘇轼“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辛棄疾“笑語盈盈暗香去”。在宋人身上,豪放與婉約便是如此完美的統一,足見宋人的自信與真實、宋代社會的寬容與自由。


先生曾不止一次地表達過對宋代社會、宋代文人生活的向往與崇敬,選擇宋代文學研究,為先生本性使然,是先生忠實自我、為自我性情所找尋的一片自由天空。徜徉于宋代文學的園地中,先生自在、自得。


 


 


無怨悔,甘受“痛苦”“寂寞”滋味


 


先生在《曾鞏》出版後記中曾寫道:“在這裡我最為感激的是中華書局對我這無名小卒的熱情扶持和關照,正是在這些扶持、關照、鼓勵、鞭策下,我才能将這本小冊子完成,才能比較堅定地走上治學的道路,雖然這是一條很痛苦很寂寞的道路。”在這段話中,先生透露出了寫作本書時的“痛苦”與“寂寞”。确實,為完成該書,先生不厭其煩地找尋資料,筆記手抄,常于深夜挑燈疾書。


說起《曾鞏》,其間還有一段機緣。198312月,江西省文學藝術研究所參與籌辦紀念曾鞏逝世九百周年學術讨論會。當時先生作為工作人員參與了會議,負責聯系相關專家學者。在與專家的交談中,專家得知先生對曾鞏研究感興趣,并進行了初步的研究,于是希望先生能為曾鞏寫本專著,介紹曾鞏,在中華書局出版。當時,先生30歲不到,能有機會在中華書局出書,這對先生來說是莫大的鼓勵,于是先生便全身心的投入《曾鞏》的寫作之中。其間所曆經的“痛苦”、“寂寞”,惟有先生自知。1993年,經過漫長的出版等待,《曾鞏》終于在中華書局出版。


近些年來,先生對典籍文獻亦十分熱衷,尤其“鐘愛”于一些珍貴、罕見版本的校勘與收集。他校勘了《歐陽先生文粹》(附《歐陽先生遺粹》)。從該書近十萬字的《前言》中,可見先生對此書用功的勤苦。先生還曾以重金購得日刻《歐蘇手簡》的兩種不同版本,為使這一已在國内失傳的元代選本能夠重現學界,他還多次托請日本、韓國的親友,收集流傳于兩國的相關刻本。目前,先生正在從事此書的校勘工作。校勘是一項十分枯燥乏味的工作,而他卻樂此不疲。


對于學術曆程中的這些“痛苦”、“寂寞”,先生甘受個中滋味,無悔無怨。


 


求突破,積極探尋研究新徑


 


一直以來,先生都非常重視對研究新方法的探求。20世紀80年代中期,學術界興起了一股方法論探讨熱潮,先生亦積極投身于其中,并與傅修延先生合作出版了《文學批評方法論基礎》。


2007年,宋代文學被正式批準為江西省社科院重點學科,先生擔任學科帶頭人。近些年來,宋代文學研究日漸成熟。就文學家而言,不但對大家、名家的研究出現了大量的成果,即便二三流甚至是一些不入流的作家,也被納入了人們的研究視野;就宏觀而言,各種文學史、文學思想史、文學文化交叉研究等也層出不窮;就微觀而言,各種文學現象、文學流派等研究也被開掘殆盡。宋代文學研究,到了所謂“開辟真難為”的境地。作為地方社科院的宋代文學研究,其所面臨的困難自不待言。


如何突破困境?如何尋找出一條适合自己發展的宋代文學研究之路?這是擺在先生面前亟待解決的問題。經過長時間思考以及慎重考量,先生決定以文學地理學作為打開困境之門的鑰匙。那就是,以文學地理學作為理論指導,開展對宋代江西文學的研究。這樣既突出了自己的地域特色,又使研究能夠呈現出全國性意義。方向已然确定,先生便立即着手,自己率先從學生做起,在50歲之時,研習起文化地理、曆史地理及文學地理方面的相關書籍。自此,先生便以極大的學術熱情與學術憧憬,開始了文學地理學的搭建工程。


首先,他組織起了一支科研團隊,基本由宋代文學重點學科成員構成。對于這支年輕的科研團隊,先生要求大家以原有專業方向為基礎,逐步向文學地理學方向靠攏。他堅信,隻要大家團結一緻,朝着特定的目标努力,一定能有所作為,也一定會有所作為,重點學科的宋代文學研究也會因此在省内具有優勢、在國内具有特色。


其次,舉辦全國性的地域文學及文學地理學學術會議。在先生的積極協調和組織下,201012月,宋代文學重點學科與江西科技師範學院文學院聯合主辦了“中國宋代地域文學研讨會”。其後,201111月,重點學科又和廣州大學中文系共同主辦了“中國首屆文學地理學暨宋代文學地理研讨會”,會上成立了“中國文學地理學會籌備委員會”。通過這些會議,大家互通學術信息,擴大了團隊的學術視野,從而使團隊的文學地理學研究方向更加明晰、堅定。


此外,大家還開展了一些基礎性研究工作。學術研究需要紮實而深厚的基礎做準備,否則便是架空論道,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在構設文學地理學之初,先生便非常重視基礎工作的展開。他帶領大家從文學家的籍貫地理開始入手,考察宋代江西文學的籍貫及其地理分布的基本情況,并在此基礎上出版了《宋代江西文學家考錄》。通過文學家的地理分布情況,可使重點學科的成員更為清晰地了解宋代江西文學發展的基本态勢,更有助于探讨這些現象背後所蘊藏的深層原因。除此之外,在先生的帶領下,更為巨大的工程——對整個宋代文學家的考錄及地理分布研究也正在進行之中。當然,一切的基礎都是為了今後研究的提升。在先生的設想之中,文學地理學應該有着更為廣闊而豐富的空間,等待着大家去拓展、開發。


    三十年,曆經世事變幻,先生對宋代文學的追求與傾心一直未變;三十年,收獲種種榮譽,先生對學術創新求變的執着與熱情始終未改。未來的學術之路,先生仍在健步前行!


 


 


 


 


 


 


 


 


(編輯:楊晨)


 


 


 


 


 


 



   


                                                    




向前已無文章
下一篇:傳承尋烏調查 守護我們的傳家寶


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微信公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