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官網!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贛鄱智庫 > 精彩博文 >    
西漢廢帝陵見聞記
發布時間:2015-12-02 00:00 作者: 點擊:8177

2015826上午,應南昌市委宣傳部龍和南部長之邀,前往觀椁墓。市文化局長趙利平小車載我一道前往紅谷灘市委大院,然後乘考思特車一道前往,同行者還有常務副部長魏運花、市社科聯主席喻鳳林、市博物館曾館長、新建縣委宣傳部長劉宇等人。過樵舍,再過象山,至大塘坪鄉一處小山崗。周圍圍了鐵絲網,入口處戒備森嚴,武警持槍守衛。領取參觀證後,我們上了斜坡,碩大的圓拱形鋼架棚豁然滿目。巨大的深坑呈梯形,南北長177米,東西寬4.24米,總面積80平方米;四壁還剩有不少腐朽了的巨型松木長條塊未移出,坑中央已露出了劉賀的棺椁。

據雲,當地百姓即稱此山崗為椁山,然并非知道有侯王墓,因為山崗上遍布墳冢,早已層層掩蓋了其下層的侯王墓。20113月,盜墓者從山頂鑽了十多米的孔眼,打在墓室的正中央。幸因墓室中淹沒于水中,盜墓者未輕易得手。當地村民發覺後,速向文物部門報告,未遭受大的損壞。但既被發現,則難以保存。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報經國家文物局批準後,415日開始對墩墓葬進行搶救性考古發掘。據圖片可知,墓室上面堆疊的是枕木一般的長條松木,墓室淹沒于水中,得以在真空中保存至今。

曆經四年多,現在的發掘進展如何呢?可以說,收獲十分了得。陪同我們考察的省考古專家已在此辛勤工作四年,他導引我們過一架設的簡易木橋,走到棺椁上面架設的木闆平台,向四面巡覽。有他的介紹,始能略知一二。在棺椁與墓室之間,為陪葬物。南面出土的是車馬庫坑,木輪輻仍依稀可見,但馬屍骨腐爛無存。從圖片與視頻來看,車馬配件十分精巧,不少是鎏金的,刻飾精巧,原物已取出裝箱标識。西邊坑間偏南一側為兵器庫;偏北一側為文檔庫,出土了上千多枚竹簡,原物已取出裝箱。從圖片看,這些竹簡書寫的為隸書體,一旦釋文解讀後,成為珍貴的文獻,有可能揭示更多的秘密,補充秦漢史書之不足。有專家說,僅竹簡的價值就不亞于棺椁。北面一角堆積大堆的五铢錢,呈黑泥色,但輪廓清晰。北面主要有樂庫,出土了一組編鐘與若幹張琴瑟。據介紹,有一張瑟的一端明顯寫有“瑟”字,這是目前考古界罕見有文字标識的樂器。東面出土了不少盛酒器;藥材如冬蟲夏草等,飲食用的陶器。我詢問出土陶器是什麼顔色,答以青釉色。看來東面是象征墓主生前的飲食生活區。現在陪葬物的清理工作完成大半,估計開棺時間在11月份,屆時可能有震驚世人的發現。

在考古專家的指引下,我們來到與墩墓僅500米距離的一棟平房,為考古隊的簡易辦公室,記者看到,左邊牆上懸挂着與墩墓葬考古工作相關的告示牌,右邊牆上是相關的分布圖與平面圖,正對面的牆上則是附近的測繪地圖。圍坐兩排桌子,主人為我們放映了拍攝出土的一些情景以及器物放大後的照片。如有一塊龍虎首轭飾,從下向上依然刻有龍、虎、熊、孔雀;還有一酒器上刻有“昌南”兩字,說明南昌之地名早在其時就已存在。還可說明,随葬品可能有的是北方帶來的,但也有的是在當地制作的。在這裡僅四年,就能制作,這說明當時的工藝已并非難事。這些器物無不精美十分,就連車馬飾件也有不少是鎏金品,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和考古價值,對研究漢代的曆史文化和人文風俗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劉賀之父昌邑王劉,是漢武帝劉徹之子,于後元元年(前88年)正月去世。年僅五歲的劉賀嗣位,成為西漢第二位昌邑王。前74年,漢昭帝駕崩無嗣,大将軍霍光向皇太後奏請,征山東昌邑王劉賀入宮為帝。哪知時年18歲的劉賀帶來二百多個親信,隻知在宮中淫樂,索取民間财物。在位僅 27天,便做了1127件非份之事。霍光和大臣們聯名上書把劉賀廢了,另立漢武帝曾孫劉病已為漢宣帝。元康三年(前63年)三月,漢宣帝下诏貶昌邑王劉賀為海昏侯,食邑四千戶。劉賀前往封地豫章,即在此地建城并在城西營造陵墓。幾年之後,一位姓柯的揚州刺史上奏朝廷,有一已故的太守卒史孫萬世問劉賀:“從前被廢時,為何不堅守不出宮,斬大将軍,卻聽憑别人奪去天子玺印與绶帶呢?”劉賀說:“是錯過了機會。”大将軍即霍光。有司建議逮捕劉賀,宣帝從輕處理,再次下诏削其三千戶。劉賀在此的待遇越來越差,自然是憤慨不平。盼望回到故土,常乘船東望。《水經注》記載了因其憤慨而産生的地名。“其水東北徑昌邑徑城而東出豫章大江,謂之慨口。昔漢昌邑王之封海昏也,每乘流東望,辄憤慨而還,世因名焉。”神爵三年(59年),在豫章僅生活了四年的劉賀便去世了,享年不過三十三歲。

我們出了發掘現場,向東行二十來米,這一帶地形俯眺可見,一片緩緩起伏的平地,長滿了灌木叢。據介紹,椁周圍還有七位妃子墓,其中一處墓早已遭盜掘。古城遺址在陵園之東,史籍載為紫金城。據測算,遺址有74平方公裡。可見海昏侯畢竟作過皇帝,與一般侯王不同,其城池、其陵墓的規模也夠氣派的。不過,當年海昏侯食邑由四千戶削減為一千戶,這位揮霍慣了的廢帝,必難以維持龐大的開銷,無怪乎郁郁寡歡至死。

劉賀其人不足道,豪侈,亂來,為人處事不合禮制,更無治國之才能。不過,這位廢帝來到江南蠻荒之地,卻是皇室罕有之事。更為江南留下這座地下陵寝,為人們認識漢代社會留下了見證。秦漢時期有關江西的史籍甚少,故研究這一時期的江西學者也極少,有了這座陵寝,必将大大豐富江西學界的史料。若文物全部出土之後,在此建造博物館,附近辟為陵園區,在紫金城重建一二座宮殿樓台,必将吸引海内外遊人前來觀光,成為江西旅遊文化的一大亮點。

 

 

 

 

 

(編輯:楊晨)




上一篇:為重症病媽媽獻血的故事
下一篇:雜詩六首


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微信公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