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官網!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贛鄱智庫 > 精彩博文 >    
雜詩六首
發布時間:2016-07-06 00:00 作者: 點擊:18301

 


 


春風贊


啊,春風


你來了


我聽見了你的腳步


你是駕看雲彩


還是踏着月色來


 


你越過小區的圍牆.


穿過小區的樹叢


轉過大樓的牆角


來到我的窗前


 


我聽見了你低低的嗔怪


為什麼不開窗迎接


呵,春風


假若你提前捎信


我一定


敞開所有的窗戶


早早地等侯


就像我的第一次約會


 


啊,春風


當我打開 窗戶


你攜着清晨第一抹曙色


撲面擁來


抱我,吻我


那樣的情深


那樣的慷慨


 


你帶來了


南國的溫暖


海洋的濕潤


還有我窗前


那株樟樹的清馨


呵,你的擁抱


你的深吻


幾乎讓我


每一根毛孔陶醉


 


啊,春風


你像剛入住的新主


久久地徜徉在我的房内


你替我驅走了


四壁上殘冬留下的冰冷


還有那偷偷溜的霾黴


你走到我的桌前


翻開我昨夜還未讀完的書頁


還有小外孫未完的奧數作業


你仿佛在說


春天正是讀書天


老年人也得學習


少年更需加倍


 


啊,春風


我還要請你到我的群裡


那不是我鄉下的村莊


也不是我現在的小區


那裡


沒有房舍


也沒有桌椅


那是心與心相聚的空間


那裡有我十幾個兄弟姐妹


我們天天圍坐在一起


就像那年圍着課桌聯歡


我們


和詩答對


猜謎唱戲


更有那聊不完的話題


讀不完的八卦異趣


呵,春風


你若加入我們群裡


定會讓我們個個年輕十歲


話語翻上十倍


 


啊,春風


誰說你有雄雌


誰說你分貴賤


你,永遠是純潔的少女


永遠是公平的使者


無論是高矗的大樹


還是貼在地面的苔鮮


無論是顯赫的權貴


還是村野的庶民


你都送去同樣的撫愛


就像母親


對待她所有的兒女


呵,春風


假如世界像你那樣


該有多麼美麗


 


啊,春風 .


你是生命的主宰


所有沉睡着的生命


你一一敲門叫醒


所有燃燒着的生命


你一一添入新的燃劑



養足了精神的種籽


掀開頭上的土被


就像 力士挺舉


儲滿了芳香和美麗的花蕾


終于迫不及待地打開


着地的柳絲


更是恣意搖曳


就像我小外孫奔跑時


裙蓋


窗下那株樟樹的綠葉


又一次開始了


那古老而永桓的儀式


----新和老的交接


 


人們卸下了沉重的冬裝


個個身輕如燕


生命的火焰


熾烈得


像發生了一次核的裂變


漢子們奔湧的血管裡


積聚起更多力比多


求愛的情書


QQ和微信中


像紛飛的雪片


追趕季節的女人們


長裙換成了超短


有的還袒胸露背


大街上


湧動的人流中


又增添了


點點性的美麗


 


啊,春風


是你


給我的想象


換上了新的翅膀


是你


給我平靜的思緒


攪得波瀾再起


我仿佛


回到了


初中年代


那個醒着的夢裡


 


啊,春風


贊美的詞


我向來吝


可為什麼


今天 竟這樣的


毫無猶豫


兜底倒給了你


因為,因為


我心中隻有你


 


 


 


變與不變


一一畢業五十周年聚會有感


 


五十年的約會


在五月裡


五十年


仿佛 是昨天


又仿佛隔了五個世紀


 


五十年滄桑


平原變成了丘陵地


滿眼是溝溝彎彎


那是時間滾過的車轍


 


每一條轍


都是不凡的詩文


寫滿了風雨和艱辛


 


眉梢和嘴角


是遠離大陸的飛地


時間未曾展碾


一聳,一撇


依然是我封存中的記憶


 


眼簾半卷


遮不住


光晶瑩得


像晨曦中的露珠


 


歲月漂白了秀發


卻把童顔映襯得


桃花般燦爛


 


最不變的是腔調


如同陳年發黃的樂譜


不改聲調和旋律


高吭的依然高吭


沉穩的依然沉穩


急促的依然急促


悠緩的依然悠緩


嗬,每個人


本來就是一支


獨立的歌,特别的曲


 


 


 


樹之遐想


 


之一:泡桐花


 


為什麼未等綠葉伸展


你卻搶先打開


莫不是讓人擡頭


好炫耀你的燦爛


 


你那一份紫色


張得那麼開


分明是挑逗的妖豔


 


三天兩日


你終于從枝頭跌落


你的炫耀


竟是這樣的短暫


 


綠葉


沒有一分醋意


沒有一絲艾怨


隻是靜靜地等待


直至你最後離開


才慢慢地袒露自己的


寬大、憨厚


寬大得像柄蒲扇


憨厚得像個笨漢


 


不企求人們仰望


卻用自己的身子


編織密密的綠蔭


炎日下


給人們投下絲絲涼意


人們不擡頭仰望


卻久久地留連


 


 


之 二:樟樹


 


 


你在


寒冷中堅守空曠


整整一個冬季


莫不是用你的綠色


讓人們惦記


不遠的春天


 


在那個三月天


當東風徐徐吹起


枝頭上開始了


新與老的交替


像遠古的禅讓


老的坦然離去


新的欣然登基


 


沒有宣誓的壯嚴


沒有革命的轟轟烈烈


這一幕幕


行得如此寂靜


寂靜得沒有一個分貝


 


 


遵張胡兩兄之囑戲無題 油詩兩首


 


之一:無題


 


胸中波瀾淺


端情意真


好吟風雅頌


未試賦比興


奈何兩兄催


自憐枯腸短


安得倚馬才


敢放十萬言


 


 


 


之二:無題


 


天地悠悠兮


不過百年


當歌當詠兮


敞我心扉


同學情深兮


如兄如弟


群兮,群兮


難棄難離


 


 


 


 


通訊地址:上海莘莊名都路58175O2


電話:021X54155900


13917540638


 


 


 


 (編輯:楊晨)




上一篇:西漢廢帝陵見聞記
下一篇:改革開放初的江西社科院


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微信公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