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官網!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學者 > 科研動态 >    
訪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曾建平教授
發布時間:2008-11-05 00:00 作者: 點擊:1644

















學有使命   問無止境


本報記者    劉志飛  王琦


  


  曾建平,江西新幹人,1967年生,哲學博士,江西師範大學一類教授、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部主任、政法學院副院長。被評為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首屆江西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領軍人才,江西省高校中青年學科帶頭人。主持和參與各級各類課題21項;出版學術著作5部,譯著2部;發表學術論文100多篇;獲省部級教學、科研獎11項。主要社會兼職有:中國倫理學會常務理事,中國環境倫理學研究會常務理事,江西省倫理學會會長,江西省哲學學會常務理事,國務院學位委員會通訊評議專家庫成員,國家社科基金項目評審通訊評委、終結成果鑒定評委,湖南師範大學池田大作研究所兼職研究員,井岡山大學政法學院兼職教授等。


  采訪曾建平教授,我們收獲更多的是感動,并不是因為他身上環繞着衆多的榮譽和耀眼的光環,而是他的儒雅和博學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帶着一份深深的敬畏之情,在九月一個炎熱的午後,我們開始了這次簡短而又富有趣味的專訪。


  一、頑強拼搏的奮鬥者 

  曾教授随和且健談。在簡單的寒暄之後,曾教授便開啟了回憶之門。我們跟着他的話閘,仿佛置身于開滿油菜花的鄉間田野,随着一曲曲悠悠的笛聲,思緒被牽引得很遠很遠。

  曾教授出生于有着“江南青銅王國”之稱的江西新幹縣,自幼家境貧寒,性格堅毅,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如同所有農村的父母都希望兒女跳出“農門”以光宗耀祖一樣,曾教授的父母也指望他學而優則仕,以此來改善他自己的命運和貧窮的家境,而他卻選擇了一條清苦而艱辛的學術之路。寶劍鋒從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正如曾教授所言,“既然選擇了這條從學之路,就要無怨無悔地堅持走下去。如果為了榮譽而追求,那麼不僅于我們的事業和幸福無補,而且以這樣的心态去追求,其實會南轅北轍,真正的榮譽隻能來自于我們為事業而奮鬥的過程。”潛心學術,踏實學問,不為功名利祿所累,讓我們一開始就體會到了學者大家的風範。

  在談到家庭環境對曾教授的成長道路有何影響時,他略帶歉意卻飽含深情地說,“我現在之所以能夠取得一點成績,是與兩方面分不開的:一是師長、親朋好友對我的事業的大力支持,在我的成長的過程中得到了太多人的幫助;二是自幼艱辛多苦的生活磨煉了我的堅強意志、培養了我積極向上的奮鬥精神。”曾教授的父親是“文革”前的初中畢業生,算是村裡同輩人中的“最高學曆”了,他的母親是一位純樸、善良而又堅韌的農村婦女,未曾出嫁時便以勤勞能幹被四裡八鄉所熟知。自小,曾教授的父親就在嚴格的管教中讓他銘記“學習上比上不足,生活上比下有餘”的古訓,曾教授的血液裡也承襲了他們這種堅毅的性格。在一本專著的後記中,他說道,“我感念于我的父母、感念于我的弟妹、感念于我的同仁、感念于我的朋友。”無論是略有成績,還是身處逆境,曾教授總能得到身邊親人的鼓勵和幫助。他的父母都已是過60歲的老人了,至今依然荷鋤于肩,躬耕在田,住在三十多年前蓋的土坯房屋裡,但他們卻對曾教授的選擇從不計較、從不指責,以農村人那種特有的樸實、誠實、務實精神默默地支持着曾教授。俗話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曾教授深深懂得父母的苦心,理解諸多弟妹的艱辛,明白農村孩子的出路,這使他較早就意識到要想有所改變,在當時來說,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自身的努力,苦學上進。當時,他的家雖然離學校僅有二三裡地,但他堅持住校,周末才回家,每天基本上是三樣菜:海帶、羅蔔幹、紅薯粉絲。一日三餐,經年未改,以緻于後來相當長時間,曾教授見到這三樣東西就反胃。他求學的時候,農村還非常艱苦,學校要求學生幫助種菜種糧加以補給。曾教授還是小學生時就插秧種稻,進入初中便開始耕種瓜果蔬菜。古人雲“志不強者智不達”。曾教授說,這些艱苦的經曆對于鍛煉自己的生活能力、提高處事的本領、磨煉堅強的意志是一種彌足珍貴的财富。曾教授就是這樣以出世的精神做人,以入世的精神做事。采訪過程中,我們想,這可能就是曾教授在自己的事業中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績的精神動力源泉吧。


  二、育才有方的教育者

  曾教授常說:“一個人的成功,來自于他的自信。”參加工作19年來,曾教授對自己的學習、科研和教學工作充滿了熱情和自信,并有着謙虛好學、刻苦鑽研的良好品格。在談到曾教授承擔着繁忙的教學任務的同時,還能在科研方面取得如此豐碩成果的問題時,曾教授認為,“教學和科研,其實是一個相生相長的關系,特别是給研究生上課,很多問題可以通過上課的時候研讨,這其實就是一個檢驗自己成果的過程。學生能不能接受,能提出什麼樣的問題,會給自己很多啟發,其中的一些難點可以在課後去探讨、去鑽研、去破解。反過來,這對教學又會有提高。”

  曾教授把自己的探索寓于理性的升華,在教書育人、服務育人、管理育人上嚴格自律,深受學生敬重和好評。近年來,他主講本科生和研究生的10多門課程,連年被評為優秀,他所指導的本科生和研究生的畢業論文每年均有獲優秀者,有的還獲得省級優秀論文獎。為此,他榮獲“江西師範大學優秀本科生指導教師”和“江西省‘十五’期間優秀研究生指導教師”等稱号。問及其間的訣竅,曾教授說:無它,唯“嚴”而已。在學生那裡,他有着“三嚴老師”之稱——“嚴謹嚴格嚴厲”。無論是課堂教學還是指導論文,他從不以當下慣行的某些方式去“讨好”學生。

  曾教授的座右銘是“大心容物,虛心受善,平心論事,潛心觀理,定心應變。”他正是秉持着這樣的信念去對待生活。面對各種榮譽和各種稱呼——江西省人文社會科學第一個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國家級工程人選、最年輕的中國倫理學會常務理事、首屆江西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領軍人才,以及主任、副院長、教授、博士等等,他最為看重的還是“老師”這個平平凡凡而又沉甸甸的稱呼,他總覺得要做好一個名副其實的老師需要投入畢生的心血。曾教授不僅敬業于自己的教學科研,而且還熱心地扶持和幫助青年教師和博士進行科研和教學,在他的直接幫助下,已有教師獲得了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在學科建設上,根據《中國研究生教育評價報告2007-2008》統計,由曾教授帶領的江西師範大學倫理學碩士點進入全國第一方陣,屬A類優質學科,在全國79個碩博點中排名第8,是江西省為數不多的A類學科之一。

  當我們問到有什麼好的學習、科研方法推薦給青年學者時,曾教授強調,“一要注重紮實的基礎理論知識。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無論什麼學科,都要特别重視‘一論兩史’的學習,這既包括馬克思主義的、中國的、西方的基本理論和學術思想史,也包括各種原著。要把學習原著當成自己學問的豐厚土壤,萬物生長靠太陽,萬物生長靠土壤,沒有肥沃的土壤不可能長成好的樹苗。二是要面對現實去尋找研究的生長點,原著出思想,現實長學問,沒有深厚的學術根基,行而不遠;沒有深刻的現實洞察,無以為繼。把既往的理論思想與現實問題結合起來,這點非常重要。此外,要善于發現自己,尋找适合自己研究的問題。拉斐爾神廟很早就呼籲要‘認識你自己’,但許多人也許一輩子都摸索不到自己身上最值得開掘的價值是什麼,這就造成了巨大的浪費。三是不要以求功名的目的來做學問,而要以尋找問題、解決問題的目的來做學問。荀子言:‘百事之成也,必在敬之’。作為一個知識分子,任何時候我們都必須敬畏學問,精進學問。人生苦短幾十年,能留給世界思考和有所作為的時間其實是很短暫的,因此,如何使自己的能力和價值最大化應該成為我們每個人每天思考的問題。”


      三、科研前沿的探索者

      韓愈說:“上不愧天,下不愧人,内不愧心”。曾教授一直在用心用良知關注我們國家的命運,為建設社會和諧奔走疾呼。中國知識分子自古就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曆史責任感。在談到曾教授為何選擇倫理學,特别是環境倫理學作為自己的研究領域時,曾教授謙遜而堅定地說,“我很榮幸自己從事于倫理學的研究,也很自豪選擇了環境倫理這個切入點,這是因為它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不管在中國還是在世界,環境保護、生态危機已經成為我們的日常話語、生活問題。因此,我選擇了這個既是全球化,也是中國化的方向作為自己的主攻領域。環境問題是全球性的,因此需要合作,沒有合作,無法自救,更無法救人;但是,中國的問題始終有着中國的特色,解決中國的環境問題,必須建立中國特色的環境哲學。”

  古人雲:“不謀萬世者,不足以謀一時;不謀全局者,不足以謀一隅”。 近年來,曾教授始終站在倫理學的學科前沿,針對環境倫理領域中的重大而敏感的熱點問題,廣泛而深入地開展教研工作,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他的學術研究目前已經形成了一個以“環境倫理研究——環境正義研究——生态文明研究”為主線的清晰模塊;其中,又在環境倫理學研究中形成了“西方環境倫理思想研究——發展中國家環境倫理思想研究——環境道德教育研究”的構架。這些研究或填補某一領域的空白,為學科發展支撐起新的方向,或在某一領域有所創新,對學科建設有所貢獻。

  總體來看,他的研究成果主要體現在六個方面:一是在西方生态倫理思想研究上,系統地闡述了西方生态倫理思想的産生和發展。這方面的代表性成果是專著《自然之思:西方生态倫理思想探究》和譯著《生态主義導論》。他的這些研究被學界稱為“具有填補空白的意義”,是“開拓之作,對我國的生态倫理學的學科建設具有重要的學術意義”。二是在環境正義研究上,第一次比較系統地探究了發展中國家和當代中國環境正義的理論模式、邏輯框架和實踐方式。其代表性成果是專著《環境正義:發展中國家環境倫理問題探究》和《當代中國環境公正論》。他對環境正義的研究得到政府和學界的高度肯定和評價。由他主持完成的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其終結成果被中宣部編發為《成果要報》送呈中央領導閱示,被國家鑒定為“優秀”等級,這是江西省第一個獲優項目,并被《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成果選介彙編第二輯》、《中國哲學年鑒2008》等收編,中國倫理學會會長陳瑛研究員等人在《倫理學研究》、《哲學動态》、《馬克思主義與現實》、《光明日報理論版》、《中國社會科學院院報》等發表書評,稱贊這些研究在尚未被人涉獵的領域作了系統性、探索性和建設性的研究。三是在環境道德教育研究上,第一次在國内深入地研究了環境道德教育的理論基礎、模式發展等問題。其代表性成果是專著《尋歸綠色:環境道德教育》。這方面的研究被專家稱為“許多說法和見解是發乎他人之先的”,該著也成為學界研究環境道德教育的必讀書目。正是由于他在這方面的研究具有許多新鮮見解,中國兒童中心在研讀他的著述之後才慕名而來,慎重地将《中國兒童環境道德教育調查研究》項目委托于他。四是在生态文明的研究上開始了新的探索,其突出成果是正在主持承擔的兩項重要課題:一是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項目的子課題《消費文明:推進消費方式的生态化》;二是作為第二負責人共同承擔的江西省經濟社會發展重大招标課題《生态文明與鄱陽湖區域文化研究》。五是在公民道德研究上做出了積極的努力。從2005年起,他就作為全國倫理學知名專家學者出席中宣部組織的學術理論研讨會“中國公民道德論壇”,其突出成果是主編《21世紀公民道德建設論叢》和專著《社會公德引論》。六是在池田大作環境思想研究上取得了重要進步。他較早開始研究國際知名社會活動家、思想家池田大作的環境思想,主持了日中友好學術研究資助項目《環境保護與社會和諧:池田大作環境思想研究》,其突出成果是主編或副主編《關愛人性,善待生命——池田大作思想研究》、《多元文化與和諧世界——池田大作思想研究》。

  透過曾教授的汗水和成果,我們時刻能感受到浸潤在字裡行間的憂患,時刻能感受到一個有正義良知有強烈社會責任感的知識分子在為環境平等、環境公正、社會和諧而奔走呐喊……

  記得有人曾問國學大師季羨林先生,為什麼年高體弱還在不斷求學著述?他答曰:知識真火何以不滅,就是一代代那麼多崇尚真理學問的人,在把自己的心肝腦汁都掏出來不斷地添加于知識之火中,從而使之薪火傳存。曾建平教授就是這樣一個在把自己的心肝腦汁都掏出來不斷地添加于知識之火中,從而使之薪火傳存的人!


  訪談妙語摘錄:

  1. 要真正對得起“老師”這個稱呼的話,花上一輩子的功夫都是不夠的。

  2. 對作者來說,作品一旦發表就會成為“遺憾品”而不是“得意品”,學術的追求沒有最好,隻有更好。

  3. 不要以求取功名利祿來做學問,而要以尋找問題、解決問題來做學問。

  4. 如何使自己的能力和價值最大化應該成為我們每個人的使命。

  5. 發現問題和發現自己能做什麼問題其實就是一種能力。






上一篇:記著名國學家宗九奇先生
下一篇:訪鑽研相對論哲學問題近五十年的陳建國研究員


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微信公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