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官網!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圖書館 > 本院新作 >    
江西佛教與地方文化
發布時間:2019-09-26 15:10 作者:歐陽鎮 點擊:19
基本信息
【主辦單位】:
【編輯出版】:
【國内統一刊号】:ISBN 978-7-5188-0354-5
【郵發代号】:
【國際标準刊号】:
【發  行】:
【出 版 社】:
【總 頁 數】:
【裝  幀】: 平裝
【開  本】: 8開本
【I S B N】 :
【出版日期】: 2017/5/23 0:00:00
内容簡介


 


江西佛教文化資源異常豐富。東晉時期的淨土宗創始人,是廬山東林寺高僧慧遠。唐代禅宗之南宗,自六祖慧能之後分為兩大系:一是南嶽系,一是青原系。兩系下又發展為五宗兩派。南嶽系由馬祖自湖南南嶽衡山來江西傳法,得到大發展。馬祖說法,世稱“馬祖禅”或“洪州禅”。馬祖本人的墓塔在靖安寶峰寺後。高足有懷海大智禅師,住奉新百丈山。其傳人希運亦住奉新黃檗山,有高徒義玄往河北創臨濟宗,宗風遍天下。其下有兩派,即楊岐派、黃龍派,一在萍鄉楊岐山,一在修水黃龍山。懷海另一高徒靈佑,在湖南大沩山、江西仰山創立沩仰宗。青原系為行思在吉安青原山所創,其三傳弟子良價住宜豐洞山,弟子本寂住宜黃曹山,合創曹洞宗。五宗中有三宗在贛西創立,可說是猗猗其盛。還有,唐代李渤與歸宗寺智常的交往、宋代歐陽修與園通寺衲老,蘇東坡與雲居寺佛印、東林寺常總的交往頻繁,其妙語佳話的地點都發生在廬山。明代四大高僧,其中兩位即紫柏大師、憨山大師分别住持于廬山歸宗寺、五乳寺,且時間相當長。清代江西二百多年的佛教也出現了一批高僧,如青原淨居寺藥地大師、雲居真如寺晦山戒顯、廬山秀峰寺心壁淵、歸宗寺伽陵國師,都有極高的佛學與傳統文化修養。清代還出現一批寺志,如《青原寺志》《鵝湖峰頂寺志》《雲居山志》《歸宗寺志》《秀峰寺志》等,也是佛教文化積累的寶貴資源。現代以來,虛雲大師駐錫雲居山,培養了一大批門徒高足,諸如一誠、傳印、本煥、淨慧等,各以深湛的佛學修養在當今佛教界享有盛譽。


江西佛教文化興盛的原因,應與江西名山勝水的佳境、安定的生活環境、悠久的文化背景有關。他們選擇山環水萦之處開山建寺,修養心性,曆代僧人又不斷維護修複寺院,形成良好的傳統。清代江西巡撫郎廷極在《秀峰寺記》中就說過:“東南名勝首匡廬,據江湖之會,屹然為豫章巨鎮。崇岩邃壑,蜿蜒五百馀裡,其中道釋之宮棋布星列,而佛廬尤盛。”這是一方淨土,也是佛學文化的沃土。


有着一千多年積累沉澱的江西佛教文化資源寶庫,有着在當今仍在孳衍發展的佛學,是江西學者得天獨厚的幸運。可惜在改革開放以前,連守護這些資源也談不上,更遑論研究。改革開放之後,在八九十年代,就我印象來說,積極從事江西佛教研究的有兩位學者,一是省方志辦的編輯何明棟,與江西不少寺院僧人有交往,因而寫了不少有關佛寺興造與修複的文章以及佛寺規制介紹方面的小書。1995年我主持編輯《江西名山志叢書》時,就邀約他點校《雲居山志》;還有一位是韓溥,寫過《江西佛教史》,據此可以了解江西佛教與禅宗的發展。但若從佛學研究角度來說,又有大力開拓的領域,因為這兩位學者注重的是佛教的外在形式,而對高僧的内省修養功夫以及高深的學說較少涉獵,或可以說是少了進一步的研究。跨入新世紀以來,由于我院郭樹森研究員的努力争取,省社科院成立了宗教研究所,引進人才,有了專職研究者與一批志同道合者,積極開展了不少工作,近些年來,收獲不少成果。這其中,歐陽鎮博士成就尤為顯著,脫穎而出,成為江西佛教研究的拔尖人才。


歐陽鎮博士起初在省宗教局工作,對江西佛教早有相當的了解,但着重點是當代宗教管理工作。後來銳志治學,考取了南京大學宗教學的博士研究生。畢業後進入江西省社科院宗教所工作。從此潛心著述,如魚得水,一發而不可收,在國家級、省級刊物以及佛學刊物發表不少論文。他多次外出參加宗教方面的研讨會,作主旨發言。研究領域在佛學,以豐厚的前期成果為基礎,取得的一項國家課題“印順中觀思想與人間佛教建構”。但他的主要研究方向還是在江西佛教。


歐陽鎮博士這一部論文集,收入近些年來他在這一方面的三十多篇論文,即是力求在江西佛學思想、宗派方面有所創獲。分為三大部分,即人物述評、思想探究,宗派論析。第一部分“人物述評”,論述的對象是當代與江西有關或在江西居住過的名僧,不少是他曾拜谒的法師,有親曆受教的因緣,獲過開示或有饫聞而有感悟,進一步研究其人其思想,則真實而倍覺親切,不緻于霧裡看花,隔靴搔癢。第二部分“思想探究”,則是選擇曆代數位江西高僧的佛學思想作為研究對象,諸如對慧遠的佛學思想、戒律觀以及護教的理論依據,都有深入的探讨與辨析;從馬祖禅法看其和諧理念,還有近代虛雲有關道風建設、勞作家風、禅修實踐、巧用佛法于世法等方面探讨,都能獨辟蹊徑,不落窠臼,度人以金針。關于藏傳佛教在江西的傳播發展、宗教元素在陶瓷文化中的價值,這樣的課題過去很少有人涉獵,他都能有所關注而能寫出有價值的理論文章。第三部分“宗派論析”,追蹤佛學諸家特别是禅宗諸派的發展及其各自特征,于是有了華嚴學、淨土宗、臨濟宗、法眼宗與江西這塊土地相關的一系列論文,涉及到義玄、文益、南泉、虛雲諸位高僧大德的禅法與貢獻。


除上述三大部分之外,還有三大闆塊。第一闆塊“逸聞彙集”,記述了古今高僧與江西佛教的關系與重要活動;還有一代偉人毛澤東在江西期間與佛道有關的言行。或從廬山曆代名人高僧所遺存的石刻看佛教文化,或論禅文化的紀念封與風景戳,都有一些新的觀察角度與思考。第二闆塊“調研報告”,顯示出作者關注當下,關注如何挖掘、利用、提升宗教文化資源的努力。若說前面三大部分為“體”,則此為注重現實之“用”。這一方面,作者真是一位行家裡手,他曾在行政部門工作過,對調研報告這一文體非常的熟練,而對全省宗教工作有何優勢與不足又了然于心。但最重要的是,他注重“古為今用”,注重“理論與實際”的結合,雖說這二點是老生常談,但運用之妙,存乎一心,能夠将宗教文化的價值在當今得到體現,所以他的調研報告多次獲省領導的批示,并非偶然。最後一闆塊是“學術動态”。我前面說過,歐陽鎮博士多次應邀參加一些重要的佛學文化研讨會,能掌握當前佛學研究動态,全國諸省研究工作進展,所謂學術前沿之謂也。但這裡僅是綜述有關江西的佛教或禅文化研讨會,寫來也是要言不煩,眉目清楚。


歐陽鎮博士與我交往甚多,他的為人與個性:淳樸實在,不事張揚,我都比較了解,我們還曾合作撰寫過《東林大佛話淨土》一書。這次他請我作序,我卻愧不敢當,因為我的研究領域畢竟不在宗教方面,雖然也上陣鼓搗過幾次,究非當行本色。然而言者懇切再三,辭之不恭,得以先睹為快,作以管窺豹之嘗試。好在江西佛教文化還有很多可供拓展之餘地,歐陽鎮博士也必有更多論著出現,前途無量,再謀高手為序不遲也。 


 


 


                                                           胡迎建


寫于南昌青山湖畔泊如齋


                                          時在乙未歲杪


 


 


  


 


 


 



 


歐陽鎮先生在江西工作,一直潛心從事本地區的宗教研究,這部論文集裡收錄的近50篇文章,就是他多年以來辛勤耕耘的成果。本書即将出版,作為同行朋友,首先向他表示衷心的祝賀!


本書的最大特點是着眼于江西這一特定的地域,作為佛教研究的論文集,這樣的成果并不多見。這些年來,我國的地域性文化研究已經有了相當的發展,然而地域性的佛教研究明顯滞後,地方上的學者往往對自己所在地區的佛教研究不夠重視,而是盲目跟随學術圈的主流聲音作無用功夫。相比之下,歐陽先生能夠腳踏實地,默默無聞地專心研究自己所在地區的問題,這樣的研究值得贊賞。歐陽先生囑我作序,其實我對江西佛教沒有特别的研究,但是由于對他的研究視角深表贊同,所以不妨結合自己的經驗為他幫腔,權作續貂而已。


  我生長在北京,本來是江西的局外人。在我的記憶中,最早得到的江西印象大概就是井岡山了。那還是文革最熱鬧的時期,到處都有毛澤東的畫像,其中也有毛澤東在井岡山鬧革命的場面。當時年紀還小,根本不清楚井岡山是在哪裡,隻知道它在很遠的山裡,可是連真正的大山也沒去過。後來慢慢有了一點地理知識,才開始把井岡山和江西聯想到一起,知道毛澤東最早建立的根據地就在江西。小學的時候,課本裡有很多毛澤東的作品,其中一首詩叫作《送瘟神》,起首兩句是綠水青山枉自多,華佗無奈小蟲何瘟神是指血吸蟲,據說這種蟲子寄生在田螺裡,人吃了田螺,血吸蟲也跟着進到人肚子裡,然後肚子就會變大。毛澤東得知江西某個地方消滅了血吸蟲,心裡特别高興,于是寫下這首詩篇。通過這首詩,才知道江西是綠水青山的好地方,不過那裡鬧過瘟神,特别可怕,後來一吃田螺,便會想到血吸蟲,又進而想到江西。


這就是我少時的江西印象。在那個交通和資訊都不發達的年代,恐怕除了江西本地人以外,大多數人都是這樣了解江西的吧。人們之所以會注意到江西,是因為那裡和毛澤東有關,它是革命聖地,紅色政權的搖籃。


多年以後,我才有機會踏上江西的紅土地,那是由于佛教的因緣。最初是在1994年的秋冬之際。當時在湖北黃梅的小池召開了一個關于禅宗的學術會議,會議之後,與方立天、王樹人等幾位先生一同取道南昌返回北京,途中先到廬山的秀峰和東林寺,晚上趕到南昌的佑民寺,第二天早上參觀滕王閣,然後匆匆離去。恰好江西省地方志辦公室的何明棟先生與我們同行,一路上聽他滔滔不絕地介紹江西佛教的景點、人物、故事,以及他在江西各地調查的經曆,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當時覺得他對本地的佛教了如指掌,可是自己隻了解禅宗的一些思想學說,除了對他的介紹感到新鮮和欽佩之外,不能作出實質性的回應。現在回想起來,那次經曆讓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對地方佛教還很無知。


    2006年春季,我第二次到江西,目的是調查馬祖道一禅師的遺迹。從那以後,每年大約兩三次回國調查佛教的曆史文化遺迹,至今已經跑過不少地方,其中江西是跑得較多的地區之一,除了南昌以外,還有靖安的寶峰山,宜黃的曹山和石鞏山,贛州的馬祖岩和龔公山,


廬山的牯嶺(大林寺遺址)和馬祖山,鷹潭的馬祖岩,宜春地區的洞山、百丈山、黃檗山、仰山,吉安的清原山,大庾嶺的梅關,等等,這些地方大多和禅宗的曆史有關。通過這樣東跑西颠,不僅可以發現當地的遺迹和史料,而且還能了解當地相關的曆史文化,有時還會遇到感人的人和事,獲得書本上學不到的知識。


古人說:讀萬卷書,行萬裡路。不往各地跑,怎能了解各地的精彩?佛教史的研究也是一樣,曆史文獻的記載總是有限的,單憑這些史料,往往不足以解決問題,在這種情況下,遺迹調查的方法就更是必要,由于相關的遺迹散在各地,因此佛教史的研究也需要學者們走出書齋,到各個地方進行紮紮實實的現地調查。毛澤東有句名言: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地方佛教的研究也是一樣,不管什麼人,如果不到當地作深入細緻的調查,那就隻能裝模做樣地放空炮,結果是充當了萬金油的角色。


記得十幾年前,我曾提出禅宗的地方性問題,不過當時對這個問題的理解還不是很清楚。後來為了從事佛教曆史文化遺迹的調查,不得不經常到各地跑,于是無意之中也對所到地區的佛教多少得到了解,并且越來越感到地方佛教的研究非常重要。特别是有的地方還保存有相當多的佛教遺迹,它本身就有重要的史料價值,有的地方盡管已經沒有遺迹保存,但是那個地方在曆史上曾是佛教的重要舞台,還有的地方曾經有過佛教的輝煌,或者出現過與佛教相關的動人事迹,通過身臨其境的現地考察,可以了解到文獻史料記載以外的情況,即使對于文獻史料中已經記載的事項,也能得到立體式的理解。然而遺憾的是,這些散在各地的佛教曆史舞台,以及相關的佛教文化遺迹,總的來說還未受到應有的重視,質量上乘、深入細緻的相關研究成果也不多見。之所以如此,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恐怕就是人們對于地方佛教的重要性還缺乏足夠的認識。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有時候千裡迢迢跑到某個地區作調查,由于人地兩生,所以特别希望得到當地人的介紹和指教,但是結果往往令人失望,因為當地的人們往往是隻關心那些空洞無物的所謂重大理論問題,要麼就是把某些所謂名家的作品當作權威資料,而對自己家門口的寶貝不作深入的研究,甚至不大了解,這樣的情況,正如禅宗所說:自家寶藏不顧,抛家散走作什麼?既然連當地人都不肯重視本地區的自家寶藏,那又怎麼可能指望外部的所謂大腕權威來作深入的調查研究?


我們國家幅員遼闊,佛教分布在各個地區,不同地區的佛教也有不同的登場角色、因緣環境、以及特定時空的曆史經緯,所謂中國佛教,并不是抽象的、清一色的闆塊,而是由不同地區和不同時代、因而各具特色的圖案組成的豐富多彩的萬花筒,因此,隻有重視地域性的佛教研究,弄清各個地方的佛教的具體情況,才能更完整地把握中國佛教的本來面目。最近在襄陽召開的第三屆道安文化論壇上,黃心川先生呼籲學術界加強地方佛教的研究,這個呼聲代表了老一代佛教學者的高瞻遠矚、語重心長,應當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視。


具體說到江西,這裡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佛教的重鎮,至今依然是佛教大省,對于地域性的佛教研究來說,江西佛教是絕對不容忽略的考察對象。那麼江西佛教有什麼特色呢?對于這個問題,當然見仁見智,人們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作出回答。就我個人的管見而言,江西佛教有一個非常顯著的特點,那就是禅宗的祖庭特别集中,禅宗的大部分派系都發源在這裡。說到禅宗的祖庭,其他省區也有,但是恐怕沒有哪個地方比江西更多吧?曆史上,各個系統的禅宗僧團曾在這些祖庭所在的地區長期生存,于是江西也成為禅宗最主要的根據地。說到佛教的根據地,當然不限于江西,其他地方也有,有的集中在某座大都市,成為都市佛教的中心(例如長安),有的集中在某處山區,成為佛教名山(例如五台山),相比之下,江西的禅宗據點大多分布在綠水青山之地,既遠離都市,又不像佛教名山那樣因寺廟過于集中反而吸引了大量的俗人,這樣的地方特别适合清修,于是江西成為山林佛教的大本營。順便一提,盡管佛教須要弘法利生、接洽世俗,然而清修更是僧人和僧團特有的專業性本職,而山林佛教恰恰是清修的最好依托,所以長期以來,江西作為山林佛教的大本營,也為維持中國佛教的慧命發揮着重要的作用。正是因為這樣,直到現代,中國佛教的領軍人物或是出身于江西的禅林,或是與江西佛教有過密切的關系,其中的奧妙就在這裡。可以這麼說,假如沒有江西佛教,那就無法想像中國佛教會是什麼樣子。


江西這片紅土地,為中國的曆史文化孕育了兩個聖地,一個是中國革命的聖地──井岡山,另一個是中國禅宗的聖地,隻是後者不限于一山一地。這兩類聖地的形成,有着共同的特點:一個是他們都選在綠水青山之地,富不至于腐敗,窮不至于餓死,在古代是山高皇帝遠,适合僧團的生存,在近代是白色統治薄弱,适合紅色政權紮根;二是他們的發展壯大有着類似的經曆,那就是農村包圍城市,即最初以幾處遠離政治文化中心的邊遠地區作為根據地,然後逐漸擴展蔓延,最終成為全國的主流勢力。而且由于他們依托于草根,盡管缺少表面的輝煌,但是具有特别頑強的生命力。這個草根就是江西人民,他們既有宗教心,又有革命心,他們對中國的貢獻,功莫大焉!


江西如此精彩,江西的佛教在中國佛教中如此重要,難到不該有更多的人來關注和研究嗎?衷心祝願歐陽先生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也希望有更多的人關注江西,這裡是革命老區,也是佛教聖地,真個是物華天寶,人傑地靈


 


 


 


邢東風


20161115于日本松山


 


 


 



目錄

 


 



 


人物述評


 


一誠法師與江西佛教


本煥長老與百丈寺


淨慧長老與虛雲老和尚


我印象中的傳開法師


當代甯都佛教的學問僧——印慈法師


心道法師在南昌時期的活動


愛國愛教的楷模——證通法師


甯靜淡泊的人生——記法常法師學佛因緣


一生追求佛法的居士——記黃輝邦學佛事迹


 


思想探究


 


慧遠佛學思想略論


慧遠護教論辨探析


慧遠戒律觀刍議


馬祖道一禅法的和諧理念


論虛雲和尚道風建設思想


虛雲和尚與藏傳佛教


虛雲和尚普請勞作家風


虛雲和尚禅修實踐法門綜探


論虛雲人間佛教實踐的基本内容


虛雲和尚善巧用佛法于世法的智慧


江西藏傳佛教傳播發展述論


佛教元素在陶瓷創意文化中大有可為


 


宗派論析


 


華嚴學與江西禅宗


華嚴學與江西淨土宗


臨濟義玄與洪州禅


文益禅師在江西


南泉普願與洪州禅


虛雲和尚中興臨濟宗的貢獻


本煥長老與臨濟宗


 


逸聞彙集


慧遠在廬山


慧遠與道安的法緣


鑒真東渡與廬山東林寺


虛雲和尚對外友好交往活動略述


虛雲和尚與李濟深


海燈法師在雲居山


毛澤東與江西佛道教


廬山佛教文化的魅力——讀《廬山曆代石刻》有感


漫談宜豐禅文化


《東方禅文化》卷首語


一本了解江西佛教活動場所的工具書——《江西佛道教活動場所分布圖冊》


 


調研報告


 


江西佛教文化資源的地位、影響及保護


我省宗教文化旅遊提升:路在何方


加強宗教事務管理  維護社會和諧穩定


——以九江滅門疑犯徐心聯隐藏寺廟17年為例


關于挖掘宗教文化資源  構建文明和諧南昌的建議


 


學術會議


 


雲居山禅宗文化研讨會紀要


首屆虛雲大師佛學思想國際研讨會觀點綜述


贛縣寶華禅寺舉行馬祖禅文化高端論壇


 


後記


 


 


 


 


 


 



上一篇:科技撬動供給側改革戰略研究——以江西高新技術産業為例
下一篇:《贛商文化導論》

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微信公衆号